新闻信息 > 精彩书评 > 梧思:金融治国需要大战略——《金融国策论》书评
公司新闻
行业信息
精彩书评
梧思:金融治国需要大战略——《金融国策论》书评
发布时间:2018-03-03 05:47:06 发布者:周俊

作者 梧思

  读完最后一页,阖上书,长嘘一口气,作者胆子好大,行文直抵要害不虚与委蛇,观点犀利一针见血毫无避讳。

  一部《金融国策论》横跨金融、经济、立法、外交、情报、宣传、网络管理多各领域,涉及多个部门,读罢全书的总体印象这是一部以政治家的高度,怀爱国忧民之情怀,写就的一部皇皇巨著,高屋建瓴、自成体系;问题明确、对策清晰;旁征博引、资料稀有。

  金融不是技术活儿,金融是重新分配资源的新战场,是新时代国家安全和战略的必争高地。本书以国家和民族利益的高度看金融,突破了金融作为“术”的“匠气”,以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最终目标,建构了金融国策战略体系,为治国理正提供了新工具、新思路。

  作者学贯中西,见多识广,在国内外重要金融机构均有高管任职经历,能看到事件背后的本质和真相,这是作者有胆识提出独立观点的信心和底气,这是在以西方话语权主导的金融政治领域不人云亦云的智慧来源。故而,作者可以点明世界银行和IMF基本上是美国颠覆第三世界穷国的工具,也可以力透纸背地阐述香港占中问题、金融反恐的问题、颜色革命背后的金融逻辑。

  成思危曾评论该书意味着“政治金融学”的诞生。书中谈到的各类基金会、智库的作用在公共外交、国际政治领域的相关论述较多,在金融领域还是第一次。美国会采取政治、经济、舆论等多种手段搞掉妨碍美元霸权地位的政府高官,比如主推了日本前首相小泽的下台;会封锁一切妨碍其实施霸权策略的企业,比如阻碍华为和中兴的海外发展;同样也会对中国的政企要员下手,比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会预测中国政权交接和接班人的施政方针。由此可见美国的金融战略已经渗透到政治领域,是全方位的,组织完善、配套到位。相比美国,过去中国对金融战略高度认识还不够。该书反复提到“顶层设计”,只有机构在顶层,才能完成并执行顶层设计。相比熟于金融治国的美国,中国全国性金融战略机构缺失,导致内政外交、立法行政不能够统筹规划,组合出击。以金融在未来没有硝烟的国际战争中的重要地位来看,建立一个与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并列的金融战略领导小组亦不过分。

  该书数据丰富,对研究相关问题的后来者有重要参考价值,很多资料来源值得关注,可以帮助我们跳出金融看金融。比如文章提到美国国家安全局的tracfin金融数据库,很多金融专业研究者也不知道。虽然作者金融理论功底深厚,实为难得的是该书不求炫技,而是把复杂的金融模型、金融理论、金融交易机制化繁为简,寥寥数语讲清辨明了当前很多“糊涂砖家”人云亦云,无力论证的一些重要问题,比如对黄金储备重要地位给予了明确的肯定,这都对决策者有重大参考价值。

  该书着眼中国实际,不盲从、不务虚,本着实事求是的指导原则,开展对策建议,思路清晰,步骤明确。比如关于中国金融改革的合理次序选择,给出了明确步骤、突破点;再比提出政策不能急于和国际接轨,不能求所谓国际监管领先的虚名而忽视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特点和问题。书中有些对策涉及到体制机制的重大变革,执行难度必然很大,但是即便面对显而易见的难度,作者仍然写出来,不失为是一种为国负责的态度。

  信息战、舆论战是被金融领域忽视的战场。金融领域懂此专业的太少,受此短板影响,我国金融战略无法打出漂亮组合拳。作者作为一名金融人士,能将舆论战提到如此高度,实属难得。书中列举的“金融信息垄断权”、“全球媒体控制权”、“舆论引导控制能力”对金融安全有重要意义。

  关于互联网金融部分,在业界、学界热闹纷繁的捧场声中,这本书的观念是比较少见的。但是随着互联网金融走向寡头竞争,全社会的金融行为信息被寡头掌握是伴随着巨大数据安全隐患的。科技自主可控,去IOE需要漫长的道路,但是即便BAT目前或许也不行,“5.27支付宝宕机”事件中的一铲子,铲断的不仅是阿里的电缆,还有他“异地多活”的阿里云美名。书中提到的对遏制创新的垄断企业进行拆分,是先人一步的思考。某些互联网巨头确实是恃宠而骄,利用网络权利封锁、屏蔽、打压竞争者的行为确实该提到桌面上来敲打一下。

  鉴于互联网行业未来会成为新的基础设置,国资大量注入是国策。同时,互联网时代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好时代,从金融角度看,加大互联网新兴企业在境内上市,实现利益共享,是个好主意,既保护国家利益,鼓励企业创新创业、又造福于民。笔者非常同意书中提出的解决普惠金融的对策,建议可以增加利用互联网信息数据技术、互联网思维的商业模式、互联网的信息价值外溢红利和人人连接的网络基础来实现普惠金融的内容。以网络化、扁平化的思路让人人有机会参与投资、分享小企业成长红利,平均分摊风险。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舆论掌控是防止金融被非理性的民粹主义绑架、杜绝境外机构唱衰中国金融机构和操纵市场的手段。依靠宣传部管媒体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媒介市场化导致党管媒体能力在变弱;网络新媒体时代,不需牌照的自媒体影响力日益增加,让国家对媒体控制力更显微弱。书中用详实的数据和计量模型证明了我国金融行业的非暴、非垄断性质,解释了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背后是银行对存款人资金安全负责的考虑,但是没有媒体摇旗呐喊,民众对银行误解仍在。同样,国际金融舆论引导权的争夺更是关系到维护我国经济稳定和经济安全的大事。

  “三行战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的大框架为金融国际经略奠定了良好基础,指明了方向,目前部分机构尚在草创阶段,能否下好这盘大棋,需要大量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和国际金融背景的人才。往往丰富的实践经验才能指出关键性细节问题并解决。比如书中指出相关政策对国企走出去的抑制作用,《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相关规定对中资银行支持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障碍等问题。

  金融监管是国策战略体系关键一环。监管不与时俱进会严重滞后中国金融的发展。监管应立足中国实际,不盲目跟随所谓的国际规则,这需要监管层有学贯中西、有海内外金融机构履职经验的人才,这样有利于中国监管走上理论自信、监管自信的道路。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发展和金融自身的发展要求,以及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金融混业经营会成为趋势。中国现行的“一行三会”模式已经显露出多头监管容易发生的监管真空和监管重叠的问题。本书提出应该顺应金融创新发展要求,从机构性监管向功能型监管,从分业向综合监管转变,成立“国家金融监管委员会”。

  同时,监管也要跟上“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商业社会互联网化进程加速,实体经济线上化、虚拟化程度不断加深,在此过程中衍生出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和经济业态,为产业链最顶端的金融互联网化打下了基础,也加速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步伐。面对新兴信息技术、金融服务模式创新此起彼伏,传统的监管工作模式、人员团队、技术支持和知识结构已经应接不暇,导致他们无法跟上互联网速度来看透世间变化,并以监管者的身份出现在互联网金融野蛮生长的汪洋大海中。与互联网公司动辄投巨资研发系统,高薪聘请精英团队不一样,监管部门的信息技术、人员薪酬都跟不上信息化时代金融监管所需要的速度。同时立法薄弱也是国内监管乏力的原因之一。立法是弥补监管不足的方法,比如国外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依据很多是基于相关立法,类似书中建议的《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地址:四川成都市光华村街55号.邮编:610074.新出网证[川]字015号.蜀ICP16029268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1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