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 行业信息 > 学术出版不可过度依赖补贴
公司新闻
行业信息
精彩书评
学术出版不可过度依赖补贴
发布时间:2018-06-20 05:38:44 发布者:周俊

  为了提高学术出版的质量,通过不同形式对学术著作补贴出版,越来越常见。但这类书在十几年前是出版社不愿提及的,原因是这些获补贴的书出版质量参差不齐。

  那么,有了“补贴”的学术出版该怎么做,才能既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学术出版水准?中华书局探索出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出版思路,不仅没有减少经济效益,反而使出版与学界关系更为紧密。

  “补贴”虽好但不能照单全收

  作为古籍整理与学术出版重镇,每年中华书局都收到不少学者希望在此出版补贴类书的请求。为此不少人认为,中华书局“发财了”,至少一年几百万元纯利润入账。

  真的如此吗?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给予否认。他对《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说:“在中华书局的产品结构中,一般补贴类书的占比非常小,我们一直在有意识地控制一般补贴类书的立项。接受出版的前提,首先是书稿质量。其次是必须符合我们主业方向,有助于中华书局形成以古籍整理和学术著作出版为核心的产品结构。”

  不照单全收,让中华书局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学术出版水准。早在十几年前,中华书局曾以“断腕”疗法自救。2003年,和其他出版单位一样,每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补贴图书也有上百本之多。补贴类书缺乏完善的选择机制,质量良莠不齐,给出版社造成了出版资源浪费、编辑功力荒废、品牌特色丧失。中华书局开始实施“回归主业,重塑品牌”的战略,对所有立项补贴类书进行了集中清理,清退一般补贴类书100余种,遴选有较高专业水准的图书组成丛刊,与大家名家著作以相区分,形成层次。“有的书已经签订合同甚至已经排版,但因为明显超出我们的主业范围,我们还是决定撤项,终止合同,赔付违约金,这一度让一些作者很不高兴。”徐俊回忆说。

  学术著作出版在质不在量,更在与自身品牌、主业的契合。近10年来,中华书局每年承担大量“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国家社科基金后期成果文库”的出版,经过学术筛选程序,入选图书的学术质量和影响力越来越大。此外,中华书局立足于与全国高校特色骨干学科的合作,推出了一批学科专业、研究精深的最新研究成果,如“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丛刊”、“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专刊”、南京大学域外汉籍研究所主持的“域外汉籍研究丛书”等等。

  那么如何对待一般学术补贴书?“我们考量的标准主要是:符合出版定位,重视专题研究,强调原创性,全局总量控制,概括起来说就是出版门槛和学科细化。”徐俊说。

  分层次出版向品牌要效益

  理性对待补贴类书,杜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其结果让中华书局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收获显著。

  记者了解到,对于在文史哲领域有重大传承价值的大家、名家著作,中华书局强调体系、套系建设,以此形成学术出版与古籍整理相互照应的局面。近10年来,中华书局出版了涵盖文史哲各传统人文学科一大批杰出代表学者的全集、文集和著作集,如黄侃、孟森、朱希祖、顾颉刚、容庚、唐长孺、王仲荦、王叔岷、陈梦家、王力、启功、王钟翰、何兹全、黄永年、陈鼓应等,近年又开始新版冯友兰《三松堂全集》、《朱光潜全集》、《梁漱溟全集》的出版工作。这些篇幅巨大的学术著作集成,中华书局不但要付出巨额的著作权使用费,有的还要支付整理费,很多项目甚至是由中华书局编辑部主持或者深度参与整理编撰,历时十数年才能完成,犹如徐俊所说“这类书没有补贴我们也要做”。


  中华书局有一套严格按照国际学术通例审查入选的学术丛书“中华国学文库”,其中阎步克《服周之冕》、辛德勇《建元与改元》、包伟民《宋代城市研究》等都一再重印,葛兆光《宅兹中国》已经第11次印刷。这些图书在徐俊看来,是各学科具有前沿水平的学术著作,内容质量决定了市场的长久生命力。

  补贴出版应是越精越好

  徐俊认为,“学术出版不可过度依赖补贴,但学术出版的空间依然很大。”

  满足学术著作包括一般补贴类书的出版需求,可以说是出版服务于学术的一个主要途径,也是出版单位联系学者最直接的渠道。对于一些补贴类书的舍弃,会不会影响出版社与学界的关系?

  对此徐俊认为,学术著作的出版包括一般补贴类书,作为出版者首先要思考的是我们能为这部著作做什么?补贴类书尤其不能满足于“出”,出版者要尽其所长,增加编辑含量,提高书稿质量,打造学术精品,达到服务学术的目标。另外,要特别关注那些“十年磨一剑”的学术成果,积累学术基本书。除了学者个人专著外,还可以从更大的学术需求出发,策划学术系列图书,如中华书局近年出版的著名学者“学人日记”系列、“年谱长编”系列、“编年事辑”系列,还有海外学者著作系列等,都产生了很好的学术反响和市场效益。

  优秀的学术著作以其独特的内容优势,也具有可观的市场潜力。中华书局近几年出版的一些畅销书、常销书,其实也是高质量的学术著作,如李零《兵以诈立》、葛兆光《想象异域》、孙机《中国古代物质文化》等等。徐俊说:“关注学术动向,了解学者优长,提供优质服务,扩大学术影响,优化学术出版环境,与学术界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可以说是学术出版者的基本功。”

  “学术出版是出版的高地,补贴出版只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方式,不是学术出版的主体。补贴出版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越精越好。”今年年初,中华书局重组了学术出版中心,包括《文史》《中国出版史研究》两个期刊编辑部和学术著作编辑室,以聚合学术出版资源、建设学术出版产品体系为目标,开始了新一轮学术出版的探索。在中华书局人看来,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学术出版水准,这是百年中华书局始终追求的出版之路。

    (记者 章红雨 孙海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地址:四川成都市光华村街55号.邮编:610074.新出网证[川]字015号.蜀ICP16029268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116号